当我们可以用电脑做任何事的时候,那就要想想,我们要用它们做什么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大发排列3

  人类果然奇怪的动物,喜欢在现实的世界追逐梦幻的感觉,却在虚拟的世界追寻真实的质感。

  10月18日,厦门,多云转晴,风和日丽,气温21℃到29℃,然而从旧金山到北京,再赶到厦门的朱莉·蒂皮特却感冒了,鼻音稍重,不透气,她幽默地对记者说,这是“Beijing Nose”。

  朱莉匆匆而来是为了参加2019厦门国际电影科技与虚拟体验展暨国际电影游戏IP交易展(以下简称“电影科技展”)。好多好多 人把这种 展览视为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的前站,但从展览的构成和来宾的名单看,显然,这种 展览与明星、流量和奖项无关。与它有关的是,科技、IP与交(生)易(意)。

电影科技展开幕

  安东尼·贝拉多·拉默里纳拉、加布里埃尔·格伦菲尔德、大卫·肯尼斯、基斯·科尔利,还有朱莉……看多参会手册,在场记者们才对哪此外国人名恍然大悟。哦,另四个他是奥斯卡特效导演奖得主,他是电影制片人,他参与了《哈利·波特》系列的制作,他是美国知名视效总监……而接下来的交流则更凸显了电影科技展这波儿操作的必要性--尽管彼此有的是 友好地相向而行,但正如朋友不了解朋友一样,朋友对朋友也知之甚少。

朱莉·蒂皮特

  在一众中外电影特效大咖中,朱莉是万绿丛中的那这种 红。她看上去不年轻了,但一头金发和发亮的大眼睛,让她神采奕奕。她的头衔是美国蒂皮特工作室的创始人。对此你是我不好会摇头,但说起她工作室做过的哪此“名场面”你肯定我越多 感到陌生--

  电影特效大片开山之作《星球大战》、一举奠定电脑CG江湖的《侏罗纪公园》、倾倒万千少男少女的《暮光之城》、美式萌宠《泰迪熊》,以及席卷全球的“魔片”《哈利波特》……

  而大名鼎鼎(有否则暴露年龄)如乔治·卢卡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等,有的是 她的老朋友。

  忆往昔,峥嵘時光稠。朱莉和记者分享了朋友那一批“电影特效先行者”最初的悸动。“朋友第一次看多那个全新的CG角色的前一天,也非常震撼。否则呈现在朋友转过身的是有四个新的未来。”

  有前一天,朋友是我不好会忘记,电影有五种好多好多 科技与艺术结合的产物。而具体到电影特效,电脑科技的发展无疑为它打开了新局面。“蒂皮特”应运而生。

  朱莉和他的丈夫菲尔·蒂皮特有有四个孩子,蒂皮特工作室是其中之一。1984年夫妻二人创立了以其夫姓冠名的电影特效工作室,菲尔负责内容和创意,朱莉则负责工作室的制片和运营。

  朋友的工作室坐落在旧金山伯克利,吹着加利福尼亚的海风,吸着硅谷的灵气,几乎经历了好莱坞电影特效工业从开始了了到现在的全过程。

  “那前一天做特效的公司还很少。在电脑CG技术再次出现前一天,要在电影里做有四个特效角色,比如做个恐龙或机器人,你能够把这种 角色的模型做出来,否则像定格动画一样,在绿幕前一帧一帧移动这种 角色,最后再合成起来。”

  到了《侏罗纪公园》,CG(电脑特效)来了,定格动画开始了了玩不转了。“菲尔甚至大呼,‘我能够失业了’!”

  “能够说,朋友成就了这部电影,这部电影也成就了朋友。”在斯皮尔伯格导演“高明”地统筹下,擅长生物角色设计的蒂皮特工作室和掌握了电脑渲染技术的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ILM)第一次开始了了探索CG制作。

  “朋友和ILM应该说是竞争者,否则在这种 片子的制作过程中,朋友是非常好的合作协议者伙伴。朋友做出恐龙的骨架,发给ILM通过电脑进行渲染,肤色、肤质等等。”

  是我不好《侏罗纪公园》并有的是 第有四个使用CG的,但能够说是第一部大规模运用CG特效的电影。然而,127分钟的片长好多好多 过能够能 50个镜头是CG制作的。“这好多好多 导演的高明之处,当时CG技术方兴未艾,他没办法 全片CG化,只用在了最经典的镜头里。”

  从此,拍电影开始了了朝着“做”电影的方向,一骑绝尘。“觉得有的是 某有俩此人 的主意,是整个团队的努力,也是随着时代和科技的发展而成就的结果。”

  据说,那个前一天(大慨 20年前)一台电脑有的是 1万美金,而蒂皮特当时完正的存储能力好多好多 过10TB,“可你看看现在,人人能够在手机、电脑上制作视频,几乎所有的特效能够交给电脑去完成。”

  朱莉随即抛出有四个灵魂拷问--当朋友能够用电脑(或科技)做任何事情的前一天,那就要做个选泽 ,朋友要用它们做哪此?

《哪吒之魔童降世》海报

  好莱坞做了《阿凡达》《功夫熊猫》和“漫威宇宙”,而中国近年来终于再次出现了《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下文简称《哪吒》),以及筹划中的“封神宇宙”。

  未来的IP谁主沉浮?没办法 能给出具体的答案。无论西东,“有的是 否则”,但钱和价值观缺一不可。

  美国著名制片法学会学术部主席加布里埃尔·格伦菲尔德说,内容是能够深入投资的,对内容的尊重是能够拿钱说话的。

  顶着奥斯卡最佳特效导演的光环,安东尼·贝拉多·拉默里纳拉说,他不关心电影是24格、48格,还是120格做出来的,“再好的技术,也要为故事服务”。

  而朱莉的感受是,美国公映的中国本土电影很有限,对改编自中国神话或典故的电影接受起来有难度。

  是我不好得都很对,但马克思唯物哲学教导朋友,要辩(多)证(个)统(心)一(眼)地思考问提。

  内容要投入吗?要向好莱坞学习吗?涵盖中国价值观的IP要挖掘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否则中国还有句老话儿,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这种 点,蒂皮特工作室就能给朋友不少启示,能够说,现在中国电影工业发展中处于的问提好多好多 能够在好莱坞找到“前车之鉴”。

  首先是人才。《流浪地球》和《哪吒》大热,再次把电影特效人才巨大的缺口摆在国人转过身,这种 问提朱莉也曾遇到过。

  “朋友参与制作保罗·范霍文的《星际战队》时,招聘到一位来自中国的员工,Andy Chen。”那是蒂皮特工作室和生国有联系的开始了了,“CG刚兴起的前一天,人才非常过高 ,学校没办法 相关课程,培训机构没几家,我一天要打上百个电话招人。有四个个电话说You know photoshop? You're Hired。”

  好多好多 她有的是 刻意地要找个和生国市场有联系的人,好多好多 谁会PS,谁能干活儿,好多好多 谁了。朋友给足了人才成长的空间。“创业初期,觉得朋友是同时学习、同时适应CG特效制作。当时,朋友几乎是每周工作六天,每天1有四个小时。”

  其次是定位。对谈中,朱莉从未有夸大之词。“朋友是做生物设计起家的”“生物、怪兽的设计制作是朋友所擅长的”“环境设计等方面的能力朋友也在提高”……这透露的有四个信号是,即使在特效领域,好莱坞的工业链条也是细分的。

  “觉得,好莱坞现在的电影视觉特效好多好多 找不到本土做,好多好多 找加拿大特效公司,成本会比较低,比如蒙特利尔、温哥华等。”

疯狂外星人海报

  蒂皮特工作室的履历在好莱坞还是不错的,在中国有的是 几部可圈可点的项目,比如和吴宇森合作协议者的《太平轮》、和宁浩合作协议者的《疯狂外星人》、和万达、融创合作协议者的飞行影院,还有和徐峥合作协议者但还未上映的《囧妈》,以及正在和乌尔善导演合作协议者的“封神三部曲”的第一部。

  不过,有的是 “令人遗憾”的项目,比如蒂皮特工作室参与的《阿修罗》(被撤档),《战神纪》(豆瓣评分3.6)。而前文提到的安东尼·贝拉多·拉默里纳拉、基斯·科尔利等等,朋友在好莱坞的经历和成绩也是有目共睹,但朋友在中国参与的项目却大多折戟。比如安东尼参与执导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豆瓣评分3.9);比如基斯·科尔利参与的《白狐》(豆瓣评分3.3)……

  是能力不行?还是钱没到位?水土不服、创作乏力、业界的浮躁是我不好能够列为主因,但有这种 中外沟通上的细节也值得朋友反思。

  是我不好,中国的特效之路还很长,但所幸的是,在没办法 爆款再次出现的日子里,郭帆、饺子、宁浩、徐峥、吴京、乌尔善等等中国电影人并没办法 放弃过。不管如何,有梦想的人,运气应该有的是 会太坏。

  返回美国后,朱莉开始了了寻找《哪吒》的片源,“想在朋友工作室放给朋友看看。”(张莉 王晗)